<form id="9t779"></form>
<noframes id="9t779">

      <sub id="9t779"></sub>

      <ruby id="9t779"></ruby>
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"9t779"><nobr id="9t77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menuitem id="9t77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9t779"><form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/listing></form><form id="9t779"><nobr id="9t779"><progress id="9t77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 人大工作 > 工作研究
        約見:以人大代表之名
        發布時間: 2020-08-06      來源:財新網      【字體:大?中?小】          分享

        田成有

        人大代表在閉會期間如何履職?如何發揮作用?約見被看作是一個很好的切入口。

        人大代表約見國家機關負責人,是法律賦予代表的一項職權和執行代表職務的一種重要方式,也是代表國家機關工作實施監督的一項法定的履職活動。代表在視察等活動中就發現、了解、掌握的問題主動提出約見申請,確定約見主題,約見本級或下級國家機關負責人,以“面對面”“一對一”的問答方式,當面提出詢問、批評、意見和建議,聽取說明和解答并督促問題的解決。

        這種做法,既為人大代表在閉會期間的履職,搭建了平臺,增強了代表履職的主動性,拓寬了人大代表的監督渠道,又成為人大了解民情、民意和民事,掌握基層實際情況的有效途徑。

        雖然法律賦予了人大代表的約見權,但在實踐中,人大代表本身不善于或不敢于運用這一權力,很少有代表約見的情形發生,約見被當成約談,約見長期處于一種“休眠”狀態,基本沒有運用,更沒有形成常態。這書本上的好制度,基本上被閑置。其中的原因,除了人大常委會不主動組織約見活動以及“一府兩院”不習慣被約見,中國人的“情感面子”“相互給力”等主客觀原因以外,約見制度本身不完善也是一個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如何有效地運用代表約見權?如何讓代表的約見權落到實處?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。

        存在缺陷:規定過于原則,缺少剛性約束。適用的情形僅限于代表在參加集中視察過程中,對約見的程序、事由、答復、時限、結果等均未作出規定,代表以何種形式和怎樣提出約見要求,什么情形可以約見,怎么組織約見等等都缺乏明確具體的操作規范,導致這一監督方式基本處于“冬眠”狀態。

        現在的約見相關規定,僅指出在人代會閉會期間,由同級人大常委會統一安排視察活動時,可以行使約見權。對代表在人代會期間工作沒有規定,這些規定限制較多,不便于代表履職。代表履職渠道很多,除了視察活動以外,還有諸如參與執法檢查、工作調研、視察、代表小組活動以及立法調研等方式。實踐中,僅規定代表在視察中可以行使約見權,渠道過于單一。如果代表日常生產生活中發現了有關問題,是否因沒有參與人大常委會的統一安排的視察活動,就不能行使約見權?

        約見要談的問題是否應該限定?什么樣的問題應納入約見?約見對象應當在多長時間內,通過何種方式和途徑對人大代表的建議、批評和意見作出答復,如果未予答復該承擔何種責任等等,約見活動結束后,如何向代表反饋和督辦辦理落實情況,這些也沒有具體的規定要求。

        按照精細立法的要求,有必要對代表的約見制度進一步完善和細化,對代表約見的適用范圍、約見內容、約見方式、工作程序等予以規范,以保障代表更好地行使該項法定職權,真正實現約見制度的價值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1、拓寬適用范圍。賦予代表行使“約見權”更廣闊的空間,強化對“一府一委兩院”的監督措施和監督力度。由閉會期間拓展到代表開會期間。人代會期間,代表集中參會議政,開展約見備受輿論關注,能夠產生良好的約后辦理效果。代表除在視察時可以提出約見外,在參加執法檢查、工作調研、立法研討、走訪選民、召開座談會等活動時,只要發現和了解“一府兩院”在依法行使職權過程中存在的問題,應該都可以行使代表約見權。

        由集中視察拓展到自行持證視察。未經人大常委會的統一組織,代表單獨和聯名持證視察過程中發現的問題,向人大常委會代表工作機構提出約見申請,經審查符合條件的,也應準予約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、規范約見內容。約見主要涉及的事項內容包括:貫徹憲法、法律、法規和上級人大及其常委會決議、決定的有關情況;本級人大及其常委會決議、決定和審議意見的貫徹落實情況;代表議案和建議、批評、意見的辦理情況;涉及政治、經濟、社會、文化等方面的重大事項;涉及人民群眾普遍關心和反映強烈的一些熱點難點問題等。

        而對于涉及與代表本人或其近親屬有直接利害關系的事項,對于涉及已進入司法程序、行政復議程序、仲裁程序的案件以及屬于個人學術探討、業務推介的,不得作為約見內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3、完善約見程序。代表約見國家機關負責人,一般應以書面形式向本級人大常委會代表工作機構提出申請,不宜向有關國家機關直接提出約見。約見應在統一安排下有序進行,應由本級人大常委會代表工作機構負責辦理具體事項,對經批準可以進行約見的,要及時協調、確定約見的時間和參加人員,制定“約見”方案,提前準備約見資料,并及時向代表和約見對象等相關人員發出參加約見活動的書面通知,做好溝通、協調和服務工作,保證規范性、嚴肅性,確保約見活動有序、順利進行。對經審查不宜開展約見的,人大常委會要在合理期限內向代表作出說明,并針對代表反映的問題提出其他合適的解決方案或建議。

        約見,一般由本級人大常委會或者其代表工作機構主持,被約見的國家機關負責人應親自參加約見,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、推委和回避,被約見的國家機關負責人應認真聽取并如實回答,對應該解決又有條件解決的,應當場答復并盡快解決;對應該解決但因條件所限暫時難以解決的,應如實說明情況并訂出計劃逐步解決,對確實不能解決的,應當向代表充分說明理由和原因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4、加強約見監督。被約見的單位,應在代表約見活動結束后的規定時間內,把辦理情況書面答復代表并抄送同級人大常委會代表工作機構。代表對辦理情況不滿意的,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認為理由正當的,應責成被約見國家機關負責人所在單位重新辦理,并在規定時間內再次答復代表,或者對相關國家機關辦理代表約見時提出的建議、意見的情況進行跟蹤督辦檢查。對代表約見時提出的問題 敷衍應付的要及時予以糾正,對造成不良后果的要追究責任、嚴肅處理,同時結果應當及時與人大代表進行溝通。

        作為一名代表,沒有行使約見權,不知如何行使,是很遺憾的事,很糾結的事。作為一名立法者,看到這么好的制度,沒有推行、落實,也很遺憾,很痛苦。但愿,真有一天,因某一事,我要“以代表之名”對你約見約見。

        无码A级毛片免,无码人妻H动漫中文字,最新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
        <form id="9t779"></for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9t779">

            <sub id="9t779"></sub>

            <ruby id="9t779"></ruby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pan id="9t779"><nobr id="9t779"></nobr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t779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menuitem id="9t77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9t779"><form id="9t779"><listing id="9t779"></listing></form><form id="9t779"><nobr id="9t779"><progress id="9t77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